《猫住的城市》

返回书页

紧急情况:shuhaige.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shg.tw

第115章 死神的浮力.第七天Epilogue

作者:

陈施豪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民调局异闻录 兰陵缭乱 黑色豪门之纯情老婆 乡村美人图 大江东去(全3册) 寡妇村 丁二狗的猎艳人生 格格不入 夜行歌 猎艳的乡野教师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猫住的城市 新书海阁小说网(www.xinshuha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天一亮,山野边就起床了。我一整晚都待在窗边用智慧型手机听音乐,但一见到他,我立刻揉揉眼睛,装出睡眼惺忪的样子。

    要是他知道我一夜未眠,又会把我当成怪人。

    如今我们住在一间小旅馆内,位于奥多摩湖往东京方向移动一小段路程的青梅街道旁。事实上,我搞不清楚这里该称为饭店、旅馆还是民宿,只知道这是一栋矮小的建筑物,有两间相连的和式房间,还算宽敞舒适。

    这是箕轮为我们安排的住处。

    昨天历经水坝事件后,我与山野边沿着原路折返,但「那个」愈来愈强。所谓的「那个」,自然是指一天到晚缠着我,只能以阴魂不散形容的雨。当时忽然转为滂沱大雨,仿佛天上的乌云将吸饱的水分全挤出来,瞬间把我们淋成落汤鸡。「湖内湖外倒也没什么分别。」我这么对山野边说,他笑了起来。

    不久,美树赶来与我们会合。

    迎面驶来的车子有点眼熟,仔细一瞧,开车的正是美树。从方向盘弹出的那个防止意外的白汽球,她似乎以剪刀之类的工具处理掉。然后,她在车身上乱踢一阵,一转钥匙,引擎竟然发动。我无法判断她的话是真是假,不过山野边很开心,直说终于不用再淋雨。

    此时,箕轮打来关心:「事情处理得顺利吗?」

    山野边坐在副驾驶座上,将我们在荞麦面店遇到本城后的遭遇原原本本叙述一遍。开车的美树听山野边说出「那男人摔进湖里淹死」时,似乎相当惊讶,差点没跳起。她直到这时才晓得本城的下场。

    我原本想反驳「是生是死还是未知数」,最后没开口。

    山野边一脸倦意地说完,告诉箕轮:「如你所料,那男人的车里确实有个塞满瓶子的旅行袋,里头装的恐怕就是氰化钾。」

    「山野边,你现在有何打算?」

    「一切都结束了,还能有什么打算?我想上警察局说明一切,一定很多人在找我们。」

    没错,自从佐古家事件后,不仅警方,连新闻媒体都在搜寻山野边夫妇的下落。

    「我认为你应该先休息一阵子,不必急于一时。」

    「咦?」

    「山野边,你们并没有犯罪,不必急着露脸。不如由我代为说明。」

    「向谁?」

    「向世人。你们今天好好休息吧。那附近有间口风很紧的旅馆,我不久前为了采访工作才住过一次。」

    「可是……这样不会招来非议吗?」山野边不安地问。

    「招来谁的非议?」电话另一头的箕轮笑着问。

    「呃……世人。」山野边说到这里,不禁笑出来,似乎认为眼下还在意世人目光有些愚蠢。

    「没什么好担心的。山野边,你们做的事情,只是救了我的性命,还有阻止本城在水坝里下毒。」

    「也对……啊,不过……」

    「难道你们做过犯法的事?」

    「偷过一辆脚踏车。」山野边故意转向另一边,不想让我听见。

    箕轮愣愣应一句「喔」。我不明白他为何出现这种反应,也无法分辨这种反应是松口气还是提高戒心。「总之,脚踏车的事情要好好道歉。不过,既然是要阻止坏人在水里下毒,也算情有可原。」

    「啊!」山野边忽然惊呼,而后望向我。那表情简直像害怕遭父母责骂的孩子。

    「怎么?」我问。

    「千叶先生,我忘记取回那个袋子。」

    「本城那个袋子吗?」我转向后方的玻璃,但雨势太大,什么也看不见。「要回去拿吗?」

    「山野边,这件事也交给我处理吧。」箕轮斩钉截铁地说。「与其由你们拿着到处走,不如放在现场等警察处理,反而安全。」

    「这样妥当吗?」

    「山野边,雨下得这么大,今天不可能进行搜索或调查,你不必心急。」

    箕轮相当镇定。他虽然遭到本城监禁,尝到生死交关的恐惧,却很努力善后。

    然而,山野边放心不下,认为应该赶紧到警察局说明案情。「箕轮,我不是不让你采访。」他对箕轮声明。

    我看着前方的挡风玻璃。雨刷急速翻转,不停抹除玻璃上的雨滴。

    「你要是去警局,接下来可有得忙。虽然你受到冤枉,但媒体不会轻易放过你。所以,你听我的话……」

    「先休息一阵子?这么做好像在逃避问题,我觉得压力很大。」

    山野边说完,车子前进不到一百公尺,他忽然改口:「算了,我休息一天吧。」理由很简单,他发现开车的美树不太对劲。伸手往美树的额头一摸,他惊呼:「好烫!」

    美树也察觉身体出问题,却只是淡淡说道:「八成是太累。」

    于是,山野边决定接受箕轮的提议,到旅馆住一晚。「箕轮,接下来的事情麻烦你。」

    「没问题,我会在一天之内漂白世人对你们的印象,让你知道我的能耐。」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要是你这么有能耐,为什么不在当我的责编时发挥一下?」

    听山野边这么说,箕轮呵呵笑。

    我们很快找到旅馆。约莫是箕轮事先联络过,老板二话不说就答应让我们入住。看到柜台上歪歪斜斜地搁着一台随身听,我忍不住问:「这是谁的?」老板回答:「那是很久以前客人忘记带走的东西。」于是,我向老板商借,老板爽快答应。那一刻起,这间旅馆成为我眼中第一流的住宿设施。

    「我打算找箕轮商量,等美树病情好转,就去警局。」刚起床的山野边不等我发问,就主动谈起今天的计划。「如今新闻媒体不知怎么看待我们夫妇。搞不好箕轮说服失败,我们都会被当成罪魁祸首。」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千叶先生,怎么讲得好像没你的事一样。」山野边的表情十分开朗。过去这一星期来,他从未如此轻松自在。

    我不禁暗想,若告诉他「本城仍活着」,不晓得他有何反应?这不是谎言。事实上,本城的确还没死。

    昨天,我随脚踏车一起坠入湖中,看见本城拼命想从车里挣脱。由于后座的门大开,湖水立刻灌入车内,浮力根本派不上用场,整辆车转眼沉没。本城不断挣扎,想逃出车外。

    大部分人类遇上存活希望渺茫的灾难时,都会认为再挣扎也是死路一条。我不禁对本城强韧的求生意志及克服万难的判断力有些佩服。

    然而,就在本城从后座之间探出上半身时,车子剧烈摇晃,重量加快下沉速度。本城脸色大变。

    本城不断被车身往下拉。他几乎吐出所有憋住的空气,身体在水里翻半圈,变成俯视湖底的姿势。此时,某样东西从本城的腰际漂出,是块透明的碎片。仔细一瞧,原来是块碎玻璃。想必是车子撞断护栏时,某扇窗户破裂。那块碎片相当大,在本城的腰部割出一道极深的伤口。

    本城不断下沉。速度之快,我不禁怀疑湖底有一只手,或一根藤蔓,不停将本城往下拖。

    随后我回到湖面。本城是死是活,我并未亲眼证实。

    然而,数小时前,我得知本城活着。因为香川来到旅馆的窗外。我的房间位于一楼,听见传来轻敲玻璃的声响,打开隔板一瞧,香川站在雨中。山野边夫妇早已熟睡,而我原本正在听音乐。于是,我轻轻拉开窗户,香川无声无息钻进来。「千叶,你说得没错。忽然改变规则,往往会出问题。」香川耸耸肩。

    「你指的是回馈大方送活动?」

    「本城多了二十年寿命,却卡在湖底动弹不得。」

    「他后来怎样?」我先说明目击本城想逃出车外,却随车子沉入湖底。

    「就维持那个状态。」

    「维持那个状态?」

    「湖底有条生锈的锁链,不知是垃圾还是水坝的配备,紧紧缠住本城。此外,他的腰遭玻璃碎片切断将近一半。还有,他的车子和你的脚踏车相撞坠入湖里时,手因撞击力道太猛骨折。所以完全动弹不得,只能维持那个状态。」

    「这样还没死掉?」

    「二十年内死不了,这是规定好的事情。」

    「难道不会痛?」

    「大概会吧。」

    「大概会?」我听香川说得理所当然,忍不住反问:「他成为不死之身,还是会痛?」

    「条文里只写二十年内保证存活,没写不会受伤或不会感到疼痛。」

    「哪来的条文?」

    「回馈大方送的活动细则。」香川答道,但多半是在开玩笑。「总之,这活动好像失去原本的意义。」

    「所以我打从一开始就反对这种做法。」

    「活动会中止吧。高层大概会主动宣布『回馈大方送活动停止』。真受不了这些家伙,擅自修改规则,又擅自恢复原状。就像制作交通标志又拆掉重做,而且没事先告知。一查之下,才知道标志的位置根本是错的。」

    「要是人类搜索湖底,发现本城那副德性,恐怕有点不妙吧?」我有些疑虑。有人在遭受致命伤且无法呼吸的情况下存活,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不过,就算闹得再大,也与我无关。」

    「本城不会被找到。」

    「你凭什么这么断定?」

    「鳄鱼不也没被找到吗?」

    「鳄鱼?」我愣一下,不明白跟鳄鱼有何关系。

    「不久前有条鳄鱼从饲主身边逃走。」

    「这我好像听过。那条鳄鱼逃进湖里?」

    「这是同事告诉我的传闻。既然鳄鱼没被找到,本城应该也不会被找到。何况,上层知道不能让人类发现本城,一定会将他藏在隐密的地方。」

    「上层做得到这种事?」

    「事关他们的威严,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香川笑道。

    「跟人类没两样。」我叹口气。

    「对了,千叶。既然湖里有鳄鱼……」

    「怎么?」

    「会不会一直被咬?」

    「你说本城吗?」

    「你晓得野生鳄鱼的寿命有多长吗?」

    「从来没思考过这个问题。」

    「据说是二十到三十年。听听,这是不是很巧?」

    我不知道香川的「很巧」是什么意思,但我试着想像本城的肉体遭巨大爬虫类啃食的景象。

    「花二十年被慢慢吃掉,听起来就毛骨悚然。」

    「鳄鱼吃东西应该不会这么斯文。」

    「怎么咬都不会死,本城一定想不到吧。」

    「想不到?」

    「想不到日子这么难熬。」

    我对这话题毫无兴趣,淡淡回答:「这我就不清楚了。」

    此时,香川看见我身旁的随身听,伸手想抢夺,被我一把拨开。

    「对了,千叶。你还是会呈报『认可』吗?」香川临走前问道。

    我不假思索地点头,「没错。」

    「这么说来,山野边明天就会死?」

    「大概吧,反正几时死都一样。」

    「喔。」香川应一声,我听不出那是尊重,还是揶揄的语气。

    「千叶先生。」山野边喊道。他背后有道白色纸拉门,整个人宛如泛着白光。

    「今天也是雨天。」不用看也知道。我不清楚雨势是否转弱,但从声响判断,至少比昨晚小了些。

    「我想谈的不是天气。」

    「不然你想谈什么?」

    「我想跟你道谢。昨天若不是你,我无法阻止本城的诡计。」

    「不是昨天,而是整个星期。」另一头传来话声,我转头一瞧,发现美树也在。她的气色好很多,看来睡一觉后,高烧已退。「这一星期,千叶先生帮我们太多忙。」

    「没错。」山野边抚摸嘴巴周围,眯起眼笑着说:「而且带来不少乐趣。」

    「发生那么多要命的事情,你还觉得有趣?」美树取笑道。

    「正因太过要命,脑袋无法好好判断。总觉得多亏千叶先生,我这几天过得很快乐。」

    「千叶先生,你呢?这几天快乐吗?」美树望着我。

    这星期随着他们一起行动,只是我的工作。问我快不快乐,实在有些困扰。「我也说不上来。」我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对了,千叶先生。你昨天骑脚踏车真厉害,我没想到你追得上。」美树赞叹。

    「很厉害吗?那不过是辆普通的脚踏车。」

    「普通的脚踏车怎能骑得那么快?我到现在仍不敢相信。」山野边摇摇头。

    「别信不就得了?」

    「就是你这种说话方式,更让我摸不着头绪。」

    回想起来,我昨天只是碰巧看见旁边有辆脚踏车。载着山野边追赶本城,只是想尽快了结事情,好回来听收音机。「虽然确实有些麻烦……」

    我正想接「不过工作就是这么回事」,美树却指着我,转头看着山野边,惊呼道:「这不是帕斯卡的名言吗?」

    我跟着回想,前几天山野边确实提过类似的名言。那句话怎么说?

    转头一看,山野边对着我眉开眼笑。

    「你在笑什么?」我问。

    「千叶先生,你为我们做了麻烦事,我们心满意足。」山野边轻轻点头。

    美树跟着眯起双眼,点点头。

    站起来了。虽然没从驾驶座回头看,我仍晓得身后的山野边站起身,算是职业病吧。这三年来,我每天生活在孩童的话声及轻微的喧哗声中,变得对声音及他人举动相当敏感。

    我将巴士停在公寓附近,打开侧面的车门,看见一排站在人行道上的幼稚园孩童。

    这是每天早上的例行公事,但每次的状况都不尽相同。天气不一样,道路壅塞程度不一样,连乘坐的孩童人数也会因感冒是否流行而增减。当然,每个孩童的表情也不一样。

    三年前,经由伯父的介绍,我接下幼稚园巴士司机的工作。当时我年近三十,辞掉前一份工作,处于失业。伯父问我愿不愿意当司机,我根本无法拒绝。原本我有些鄙视这份工作,认为开车载幼稚园小鬼实在窝囊。不过,现在我心里多了些责任感,对园童也渐渐有了感情。

    「牧田老师早。」园童向我打招呼,腼腆回一句「我不是老师」,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早安!」大班的义信开朗地呼喊,爬上阶梯,走进车内。这孩子读小班时是个爱哭鬼,如今已像个小大人。

    「来,直哉,上去吧。」车门外传来精神奕奕的话声。

    我透过后视镜观察车门,看见人行道上有个孩童说什么也不肯放开母亲。那是最近刚搬来附近的小班园童,他紧紧抱住娇小的母亲。

    母亲努力想拉开孩子,表情充满无奈。没办法迅速送孩子上车令她难堪,但勉强孩子做不想做的事又感到心痛。这三年来,我见过无数次类似的场面。

    我常想,自己小时候是否也是这样?

    「上来吧,直哉。」山野边张开双臂。

    山野边年约五十五,做这份工作超过十年,比现任园长资深。平常负责打扫园区,还要为各种活动做事前准备,一手包办大小杂事。她为人处世向来低调,却很得家长信赖,更深受园童喜爱。哭闹不休的孩童给山野边一哄一抱,马上变得乖巧听话,像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

    「牧田,我们出发吧。」背后传来山野边的话声。

    转头一看,直哉坐在座位上,不安地向窗外的母亲挥手道别。我甚至不晓得他何时安静下来。

    「山野边女士,你是不是会散发什么东西?」我在幼稚园停车场停好巴士,下车后和山野边攀谈。我一边问,一边忙着调整挂在制服口袋上的名牌。

    「散发什么东西?」山野边错愕地反问。

    「像是让孩童感到安心的费洛蒙之类的。不然孩童怎么遇上你就不哭?」

    「哎,大概看我是没什么危险性的欧巴桑,才卸下心防吧。牧田,我不像你,长得有点凶。」

    「别小看我,我可是拥有粉丝团。」我苦笑着,与山野边并肩走向幼稚园的园舍。

    「粉丝团?孩子们组的吗?」

    「没错,目前的成员是两个大班女生。」我担心遭误会有恋童癖,赶紧补一句:「山野边女士,你也可以加入。」

    「哎哟……」山野边眯起双眼,笑道:「我一加入,可能会大幅提高粉丝团的平均年龄。」

    据说山野边的丈夫是个作家,如今已不在人世。此外,山野边还曾失去一个女儿。这都是两年前从毕业园童的母亲口中听到的传闻。「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那母亲说。

    回想起来,我确实对作家山野边辽女儿遭杀害一案有所耳闻。新闻上还报导,那个凶手在水坝闹出一些事情。但那就跟非洲人粮食不足或欧洲人食物中毒一样,离我实在太过遥远,一点也不觉得是发生在身边的事情,没多久便忘得一干二净。

    「山野边女士真的很了不起。」那个母亲爱嚼舌根,接着聊起一大串不知真假的八卦,简直像不把电影剧情从头到尾说完不肯罢休。「牧田,你真应该接纳她,跟她结婚才对。」那母亲以如此荒唐的结论收尾。听到「接纳她」这句话,我差点没笑出来。

    山野边风韵犹存,一点也不像超过五十岁,但她的年纪足以当我的母亲,何况我有个交往四年的女友。除了「这可能有点困难」之外,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回答。山野边本人似乎也没有再婚的打算,我猜她甚至没想过一个人生活有什么不对。

    山野边的丈夫死于车祸。一个孩童骑脚踏车在斑马线上摔倒,他扑上去救人却送了命。刚听到这则传闻,我不由得啧啧称奇,感叹:「没想到真有这种事。」

    「真有这种事?什么意思?」

    「听起来像是电影或连续剧的桥段。」

    「是啊,但真的在现实生活里发生。」

    山野边平常并未表现得格外开朗,亦不曾露出阴郁神情,只是和其他人一样尽本分。她对孩童不特别关爱,也不刻意拉近距离。例如在巴士里,孩童经常抛出一些天马行空的话,这边嚷嚷「山野边老师听我讲」,那边喊一句「我昨天遇到有趣的事」,山野边往往笑嘻嘻地回答:「我听不太懂,不要急,好好说清楚吧。」语气中带点好奇心,又带点不耐烦。或许是这种自然的态度,孩童相处起来没压力吧。

    唯有那么一次,我目睹山野边流下眼泪。当天是毕业典礼,一群母亲组成合唱团,在台上表演。四名盛装打扮的母亲以轻快高亢的歌声演唱〈雪莉〉,实在有些滑稽。但她们歌喉不错,不止是孩童,连大人也赞不绝口。看到她们扯起嗓子高歌「Sherry Baby……」时,我忍不住笑出来,不经意回头,竟发现山野边脸上挂着两行泪水。她带着笑意,挤出不少皱纹,双眸却泛着泪光,我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我与山野边并肩踏进职员休息室,副园长忽然走近。这个人长得虎背熊腰,理着平头,看起来威风八面。他告诉我:「牧田,门口掉了一个塑胶袋,你去捡起来。」

    「塑胶袋?」

    「要是孩童套在头上玩,可能会出意外。」

    我不认为孩童会做那么愚蠢的事,但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只好重新穿上鞋子,回到幼稚园门口,捡起掉落在人行道上的塑胶袋,放进垃圾袋。事实上,我觉得自己挺适合这种单纯的劳动工作。

    「抱歉,我想问个路。」耳边传来话声。我抬头一瞧,眼前站着一个穿西装的男子。对方一头短发,眉毛很浓,双唇紧闭。看不出年纪多大,但应该跟我差不多。

    「问路?」

    「这附近有没有空手道馆?」

    「你想学空手道?」

    「不,只是处理公务。」

    「喔。」

    对方忽然望向我的手。看他默默盯着我的手,担心他误会我是形迹可疑的人物,不等他发问,我赶紧解释:「我在捡垃圾。把这个垃圾塑胶袋,放进这个塑胶垃圾袋。」

    「把塑胶袋放进塑胶袋?」

    「或许你觉得很没意义,但这就是我的工作。」

    「没错,工作就是要认真做好。」男子深深点头。

    「嗯,是啊。」我瞥见掉落路旁的烟蒂,走过去舍起放进垃圾袋。弯下腰的瞬间,放在西装内袋的书掉出来,我连忙捡起。此时,我发现地面是湿的,抬头一看,天空布满乌云,还飘着细雨。这一分心,害我差点将书塞进垃圾袋,幸好及时回神。我惊呼一声,手一缩,一个没抓稳,书又掉在地上。

    这次是男子弯下腰,替我捡起书。还给我时,他有意无意地瞥封面一眼。倏地,他停止动作。

    「怎么?」我问。

    「这个作者……」他将书还给我。

    「你听过?」

    「现在想起来了。」

    「这作家果然有点名气。」

    认识山野边算是一种缘分,所以我前往平常从不涉足的书店,买了一本山野边辽的著作。刚开始,我上小书店找,竟然没找到。后来改去位于都心的大型书店,终于买到一本。不同于架上其他作家,山野边辽的书几乎没有库存。原以为这种卖不出去的书内容不怎么样,没想到挺有意思。我打算读完后,告诉山野边感想。

    「他有不有名,我不清楚,不过他曾是我负责的对象。」

    「原来你是个编辑?」我忍不住惊呼。

    我暗暗想,这个人寻找空手道馆,也是要为编辑工作进行采访吧。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对劲。假如是山野边辽的编辑,年纪应该相当大,眼前的男子却颇年轻。

    「这本书有趣吗?」

    「啊,这本吗?」眼前的男子曾与山野边辽共事,或许是在测试我的文学素养,我慌忙解释:「这个嘛……我才读一半……」

    「原来如此。」男子面无表情地应道。我一颗心七上八下,深怕讲错话。

    忽然间,身后有人呼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山野边走出幼稚园,缓步靠近。大概是副园长交代其他杂务,她负责来传达命令吧。此时下着雨,她撑一把塑胶伞。

    我想起有句话很好用,赶紧说道:「初期的作品比较有趣。」

    山野边当初确实是这么告诉我的。

    「啊,似乎是这样。」男子仿佛沉浸在回忆中,多半在缅怀与山野边辽一同创作的时光吧。于是,我束起垃圾袋,静静等着他开口。半晌,他迸出一句「不过……」。

    「不过什么?」我问。

    「晚年也不差。」

    「咦?」

    转头一看,穿西装的男子面无表情地凝视走来的山野边。

猫住的城市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shg.tw/shu_191650.html

猫住的城市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shg.tw/191650/

猫住的城市txt下载地址:https://www.shg.tw/txt_191650.html

猫住的城市手机阅读:https://m.xinshuhaige.com/191650/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115章 死神的浮力.第七天Epilogue)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猫住的城市》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xinshuhaige.com)

上一章:第114章 杀戮的天使 猫住的城市全文阅读列表 下一章:第116章 梦幻都市.崩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