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之圣剑使》

返回书页

紧急情况:shuhaige.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xinshuhaige.com

第212章 谋划

作者:

南后主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 斗罗之封号剑仙 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从霍格沃兹开始的无限之旅 海贼之国王之上 超次元幻想店铺 带着火影系统逛斗罗 魔王不必被打倒 斗罗之暗夜主宰 我在精灵世界当饲育屋老板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斗罗大陆之圣剑使 新书海阁小说网(www.xinshuha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殿下……”叶千甫站在马车前,略微有些忐忑。

    这么长的时间,雪清河竟然都没有出来,也没有回应他的话。

    毫无疑问,雪清河是对他的表现不满意了。

    说起来,这一次其实也不能完全怪在他的身上。

    因为,谁能想到竟然有一个侏儒魂王以这种方式刺杀。

    “该死的……”叶千甫死死的咬着牙齿,一贯好脾气的他也已经动怒了。

    这时,雪清河脸色冰寒的从马车里走出,夜耀紧随其后。

    叶千甫发现雪清河没有理会他的意思,暗自苦笑。

    “夜小友,这一次多亏了你,不然后果恐怕……“叶千甫对着夜耀作辑感激道。

    刚才那个魂王也是邪门,按道理,一般魂王的速度怎么可能达到魂圣层次,哪怕是走极限流的魂师恐怕也不可能。

    更别说那个侏儒还不是最佳魂环配置。

    而在他眼中不过魂宗的雪清河,是决计躲不过对方必杀的这一击的。幸亏有夜耀这个怪物护持在雪清河身旁。

    否则,后果恐怕……

    “无妨,职责所在。”夜耀摇了摇头,没太在意。

    自己的女人肯定是要自己保护好,更别说,就算他不在,那个矮子也根本得不了手。

    因为,除了夜耀以外,没有人知道雪清河现在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这个魂师……”夜耀低着头,看着这个魂师的尸体,脸色有些凝重。

    和寻常的尸体有些不一样,这个侏儒的尸体明明有着断臂这样的伤口,但是却并没有流淌出太多的鲜血。

    不,或许应该说是……

    “他的鲜血在流淌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被蒸发了……”夜耀皱眉道。

    还真是邪门啊……

    虽然尸体表面还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但是实际上,其中的血液已经近乎于无……

    此前,攻击过他的只有夜耀和叶千甫,但是,他们两个的武魂都达不到这种效果,这也就是说……

    “这是他自己造成的……还有,他刚才吃心脏的举动……”夜耀低声呢喃道。

    他想到,刚才,在释放出武魂时,自己誓约胜利之剑难得的躁动。

    那是厌恶……

    “邪恶属性的武魂吗?”夜耀轻声道。

    竟然能够找到这种魂师,这梁凌斌手段可以啊……

    要知道,邪恶属性可是一种极其稀有的属性。

    哪怕是在大师的记载当中,也不过只有二十余种已知的邪恶属性魂兽。

    魂兽尚且如此,更何况魂师呢?

    “走吧。”雪清河说道。

    “殿下,现在是……”叶千甫请示道。

    “先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吧。”

    “现在,这里的人聚集的太多了……”

    叶千甫朝周围看了看,发现,虽然周围的人群开始密集起来,应该都是因为之前的事……

    凑热闹果然是人之天性。

    “好的,殿下,我立刻吩咐下去。”叶千甫应道。

    “另外……殿下,这马车……”叶千甫迟疑的说道。

    现在,雪清河的这辆马车已经被鲜血给浸染了小半,显得极为血腥。

    让太子殿下坐这样的马车……

    他感觉他会被穿小鞋的……

    “太子殿下,还请上这辆马车。“智林的声音传来。

    雪清河扭头看到下了马车的智林和白宝山,摇了摇头,“无妨,区区些许血污,孤还没有娇惯到那种地步。”

    说完,雪清河就回到了马车里。

    “夜小友……”叶千甫看向了夜耀。

    “接下来我会加强警戒,但是,敌人太过阴险,我实在无法保证一点能够毫无疏漏,所以,如果当真有意外……”

    “太子殿下就拜托你了。”叶千甫郑重的道。

    “放心。”夜耀也是正色道。

    随即,众多客卿从众多人群中开辟出了一条道路,离开了现场。

    “你怎么看?”夜耀回到马车,端坐问道。

    “他是在告诉我,不要耍花样,我们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雪清河淡淡的道。

    你想低调进程?

    如今你一入城就杀了人,再也低调不起来了。

    你覆上了面皮,想要掩人耳目。

    很抱歉,我已经认定那就是你了。

    “好嚣张!”夜耀轻叹道。

    “看来我们的动作要加快了……”雪清河说道。

    “待会找到地方落脚,然后立刻派人去城主府调查。”雪清河神色有些凝重。

    此前,是因为斯诺行省发生叛乱,所以雪星亲王才会前来平叛,那才是一切的开端。

    但是,如今,他亲眼所见,亚丁城内并无任何不妥。

    所以,他必须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去查探梁凌斌的所在之处?”

    “不用。”雪清河冷冷的笑了一声。

    “他只会在一个地方。”

    “他们梁家当年的古堡,他自焚的所在……”

    亚丁城外,一座破败的古堡内。

    “舅舅,你觉得‘血童’能杀了雪清河吗?”坐在一张被火焰熏得漆黑的凳子上,梁凌斌看向一旁盘膝而坐的老人,问道。

    “难。”

    老人闭着双眼,始终没有睁开,身体看似削瘦,但却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声音也有如洪钟一般。

    “是吗?真是可惜了,‘血童’可也是我们手上排名前三的死士了啊……”梁凌斌感叹道。

    虽然这么说,但是他的语气当中却并没有多少悲伤之意,好似死了的不是一个人、一个忠心耿耿的属下,而是路上随意的一只阿猫阿狗。

    “天斗皇室养着的那些客卿,终归不全是什么废物,还是有几个能人的。”老人说道。

    要问为什么?那就是他曾经遇到过,然后打过。

    大概十个人里面还是有一个是能打的吧。

    就说那个......是叫叶千甫的是吧,当年他还没有进阶魂斗罗的时候,他就打过。

    还算不错,哪怕当时他的魂力更高,依旧是废了不小的功夫才赢的。

    “不过也没事,我也没指望这么简单就能杀了他……”梁凌斌伸了个懒腰,将双腿架到面前的桌子上,轻笑道。

    “这次不过是打个招呼罢了……”

    “那你付出的代价还真是大啊。”老人意味不明的道。

    用一个魂王的性命只为了去打一个招呼?

    什么时候魂王这么廉价了?

    “如果是别人,我可能不舍得,但是‘血童’嘛……”梁凌斌挠了挠脑袋。

    “他的性格我可是头痛了很久了,还总是生吃心脏,我果然还是接受不了这么重口味的……这些邪魂师果然还是少用为妙,一个个都是麻烦货色。幸好,我手下就这么一个......而且,舅舅您老不是一直都不喜欢他吗?就趁这个机会,让他发挥一点余热吧……”

    “我们很快就是决战了,到时候,正面对战,像他那样的能力反而起不到多大的作用,还不如让他完全的燃烧自己,拼尽全力……”

    “凌斌,你变了。”老人突然说道。

    “舅舅,你在说什么啊,我不一直都是我吗?”梁凌斌似是疑惑的道。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开始把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给当成了棋子呢?你所走的每一步,都把每个人的价值都牢牢的计算在内了。”

    “那么我呢?我也算是你的棋子吗?”老人将双眸挣开了一条缝隙,询问道。

    “如果我说是呢?舅舅你会杀了我吗?”梁凌斌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

    “不会。”老人摇了摇头。

    “你是我妹妹唯一的孩子了,我们家唯一的血脉,只要你还活着,我就知足了……”

    “可我不知足!”梁凌斌的脸色瞬间一沉。

    “我到现在脑海中还总是回响起那一切,当初父亲、母亲、大哥、妹妹他们临死前的惨状!”

    “父亲有何错!和星罗帝国私通?出卖天斗帝国?别开玩笑了!当年,可是父亲他一力将雪夜那个老东西送上的皇位!是我们梁家,连续七代,始终镇守在这两大帝国交战的第一线!”

    “还有母亲!母亲那么温柔的人,为什么会遭遇这样的对待!”

    “还有大哥!他当年可就要成婚了啊!就在婚礼的前两个月,他被斩首了啊!”

    “还有我的妹妹……她才七岁啊!”

    空旷的大厅中回荡着梁凌斌的咆哮声。

    “还有我!”梁凌斌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

    “当年,我留在了这里,没有去天斗城里,之后被父亲临死前派拜托自己的好友传达了消息,然后以大火诈死脱身,但是,你知不知道,每当我午夜梦回,我都会梦到那场大火!”

    “我失去了一切!”

    老人静静的听着梁凌斌发泄,一言不发。

    “舅舅,你从一开始就不愿意我复仇,难道你就不恨吗?”梁凌斌发泄了一通,情绪似乎恢复了一点,但仍是有些激动的问老人。

    “要知道,母亲她可是你唯一的,也是最疼爱的妹妹啊!当年,有一个大贵族欺侮了母亲,你甚至直接单枪匹马的打上门去!”

    “这样的你,应该能理解我才对啊!”

    老人,也就是他的舅舅孙谦,他轻声道:“逝者已去,生者应该向前看,这是当初你的外祖父母在去世后你母亲劝我的。如果她还在的话,可能也不愿意你复仇吧,她只会希望你能够幸福……”

    “我只是遵循着她的意志罢了。”

    “真像是母亲她会说的话啊。”梁凌斌低垂着眼眸说道。

    “但是……我不甘心!”

    孙谦轻叹一声,不再多说。

    这些年里,他并不是一直跟梁凌斌在一起。

    虽然他口中如此淡然,但是他又何曾真的放下,所以,他只能用无穷尽的战斗来麻痹自己。

    唯有在战斗时,他才能够让自己不要再去回忆那些过往。

    而梁凌斌始终是在隐秘的聚集力量,召集当年梁家的旧部,拉拢其他魂师,默默的等待机会。

    尽管他对于梁凌斌的变化早有所觉,但是,他并没有想到,竟然已经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

    “舅舅,既然如此,那么你为什么又愿意陪着我?”梁凌斌问道。

    “不然,难道我还真的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死吗?”孙谦反问道。

    梁凌斌沉默了一会,没有说话。

    “按照情报,来的应该是智林还有白宝山两位魂斗罗,舅舅你有信心吗?”

    “有。”孙谦睁开了双眼,眸中莹光内敛。

    “他们两位成名比我早,魂力比我高,还是以二对一……但是我不会输!”孙谦自信的道。

    “这样吗?那么这两位魂斗罗的威胁就可以排除了。”梁凌斌没有怀疑,点了点头。

    他的舅舅是个战斗狂人,对于魂师之间的战斗很少有判断失误额情况,他不会说谎的。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那些客卿了……”梁凌斌轻点着扶手,若有所思。

    “魂圣三名,魂帝七名,魂王十三名……”

    “我们这边的力量呢?”梁凌斌问道。

    “魂圣两人,魂帝三名,魂王九名。”孙谦淡淡的道。

    “不过,如果真的打起来,我们这边的两名魂圣因为是亲兄弟,相互之间有所默契,应该能够和对方三名魂圣打个平手。”

    “但是魂帝、魂王就......”

    “啊,果然,虽然我这二十年来再怎么努力,还是比不过皇室啊……哪怕这只是皇室的部分实力。”

    在皇室大概只能派出三分之一......不,四分之一客卿的情况下,他这边积攒了二十年的实力还是有所不如啊。

    那就没办法了......

    “看来还是要我们的盟友帮忙了。”梁凌斌笑着道。

    提到这个盟友,孙谦的脸色凝重了一点,他沉声道:“他真的……可信吗?”

    “可信。”梁凌斌点了点头。

    “当年,就是他给我通风报信,甚至安排我悄然离开的。”

    “竟然是他……”孙谦一直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惊讶。

    “这是为什么?以他的立场,应该……”

    “谁知道呢?”梁凌斌耸了耸肩。

    “反正,无论他有什么目的,反正和我的不冲突。”

    “敌人的敌人,那就是朋友。”

    孙谦点了点头,似是认同。

    “那么,接下来,就是等待我们的太子殿下前来了。”梁凌斌轻笑道。

    “别让我等太久啊!”

    “我可是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啊!”

斗罗大陆之圣剑使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xinshuhaige.com/shu_168338.html

斗罗大陆之圣剑使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xinshuhaige.com/168338/

斗罗大陆之圣剑使txt下载地址:https://www.xinshuhaige.com/txt_168338.html

斗罗大陆之圣剑使手机阅读:https://m.xinshuhaige.com/168338/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212章 谋划)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斗罗大陆之圣剑使》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xinshuhaige.com)

上一章:第211章 刺杀 斗罗大陆之圣剑使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第213章 亚丁城主